首頁 >> 抗疫專題 >>抗疫作品 >> 戰地鏗鏘玫瑰,綻放別樣風采
详细内容

戰地鏗鏘玫瑰,綻放別樣風采

时间:2020-04-04     作者:姜群   阅读


在隨縣醫療系統的抗疫戰場上,有這樣一群人,她們是母親、妻子和女兒,但是此時此刻她們也是一名“戰士”,是最美的鏗鏘玫瑰。


隨縣中醫院呼吸內科的護士曾瑤是一名90后的年輕媽媽,兒子剛剛五個月。面對嚴峻的疫情,看到全科室的同事們都在滿負荷地運轉,她也主動請戰一線。孩子爸爸在醫院公共衛生科,也屬于防控疫情的重點科室,進行密切接觸者流行病學調查,每天也在一線忙碌著。兩人商量過后,狠心地連夜將孩子送回隨縣萬和老家給老人照顧,義無反顧地投入到一線工作中,孩子就此斷奶,一個多月不能見面。中醫院護士熊杰的女兒也不到五個月,卻也不得不斷奶了。洪山醫院還在休產假的樊瑩也主動請戰……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上,這樣“狠心”的媽媽們還有很多很多……


唐縣鎮中心衛生院徐州、金鑫銀、嚴瑾、朱夢婕等一批90后的護理人員在魏玉護士長的帶領下進入了隔離病房工作,沒有任何怨言、義無反顧地投身抗疫一線。這些90后的護士們本身都還是孩子,這個年紀的她們,過春節本應是在休假放松娛樂,現在她們卻成了與死神搏斗的戰士:在大家眼中平時柔弱的徐州,進入隔離病區后變身成“女漢子”,背著十幾斤重的消毒設備進入病房消毒,從不叫苦喊累;大大咧咧,性格像男孩子一樣的朱夢婕,進入隔離病區后為病人輸液、送餐、耐心答疑、病房及廁所的清潔消毒……患者嘔吐物、排泄物浸泡消毒等工作也做得干脆利落,一絲不茍;即使防護面罩上滿是呼出的霧氣,嚴瑾、金鑫銀護士依然憑借著熟練的護理技能,在輸液時一針見血、準確無誤……


“早期的時候最辛苦,現在理順了就好了。”胡護士長說,好多護理人員都是第一次面對這樣嚴峻的形勢,早期防護用品的缺乏,病人的不理解和抱怨,讓她們受了很多委屈。


這些年輕而愛美的姑娘們剪去了心愛的長發,換下了漂亮的衣裳,穿上一層又一層的防護服化身為隔離病房最美的身影。她們任勞任怨地辛苦付出終于收獲成效。2月2日,唐縣鎮中心衛生院首批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留觀患者,經過醫院醫護人員精心治療和護理,復查血常規、CT、兩次核酸檢查陰性后癥狀緩解,解除醫學隔離進入居家隔離階段。出院時,兩名患者難掩感激之情,向醫護人員深深鞠了三個躬,讓在場的醫護人員深受感動。護理人員們說:“患者的行為真的很讓我們感動,看到他們信賴的眼神,我們再苦再累也值了。”


她們當中大部分都只是90后的小姑娘,然而,當她們穿上這身“戰袍”,義無反顧地走進隔離病房,開始履行“救死扶傷,醫者仁心”的責任和使命時,她們就化身為呵護患兒的“媽媽”、護理患者的“女兒”、陪伴病人的“親人”……


10歲的小禹是從萬和衛生院轉到縣中醫院的,當救護車把小禹送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很晚了,他的媽媽卻拉著孩子的衣角,怎么都不愿意松手,激動地說:“不行,我得跟孩子一起進去,即使被感染了我也不怕……”,這是一個媽媽的善良和無私,但是醫院有規定,非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是不能進入隔離病房的。該院護理部主任趙桂榮同志和內二科護士長王鳳反復地做他媽媽的工作,再三跟她保證:一定會替她照顧好孩子的,懂事的小禹也勸媽媽放心,說自己會聽阿姨們的話,照顧好自己的。


到病房安頓好了之后,護士長王鳳擔心孩子餓著,拿出自己儲藏的零食給小禹吃,在給他打針治療的同時,還不停地安慰他,鼓勵他樹立信心,戰勝疾病。王鳳護士一直陪在孩子身邊,直到他掛完點滴,睡著之后。晚上值夜班的護士也經常過來看他,擔心孩子著涼,給他蓋被子。經過幾天的相處,孩子慢慢地熟悉了穿著防護服的熱心阿姨們,覺得她們就像媽媽一樣可親可敬。


21歲的大學生小徐是第一批入住該院隔離病房的病人,他在武漢實習后春節返鄉,出現發熱咳嗽,主動到隨縣中醫院留觀隔離,拒絕父母陪同。晚上呆在空蕩蕩的病房(單人單間),小伙子眼淚止不住地流,熱心的護士鳳姐到床頭跟他談心半小時,送來方便面和水果,說:“你和我兒子一樣大,過年想家,可以理解,你可以把我們當家人,有想法可以和我們溝通,有困難一起想辦法,每天我們都有醫生護士在,要積極配合治療,治愈回家。”小徐說:“謝謝!如果不是怕傳染給您,真的想抱抱您,您和媽媽一樣。”后來,小徐治愈回家時,在科室門口再三鞠躬致謝!


在幼小的患者面前,她們是善良、慈愛的“媽媽”,有她們的陪伴和呵護,孩子們不再害怕,家長們不再擔心。可是,在生活無法自理,癱瘓失能的患者面前,她們又是耐心細致,用心護理老人的“女兒”。


2月20日,隨縣福利院送來一個高熱的、肺部有感染的疑似患者殷老伯,他是一個孤寡老人,因為腦梗生活無法自理,日常的飲食起居只能靠護士們幫忙完成。王鳳護士長平靜地介紹說:“老伯因為臥病在床,必須每兩個小時要翻身一次,由于大小便失禁,還得不停地給他擦洗身子,換紙尿褲,怕他消化不好,我們只能把飯菜煮軟些喂給他吃,晚上他喜歡踢被子,我們要不斷地給他蓋被子……”從她簡單平淡的描述中,我們看不到一絲不滿和抱怨,好像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但是我們不難想象其中的艱辛:殷老伯是一個一兩百斤的男人啊,而護理他的小護士們卻只是二十多歲的姑娘,穿著厚厚的防護服,稍微一動就是一身汗,還得不斷地給這樣一個老人翻身;這些小護士們在家也都是“嬌嬌女”,但是現在她們卻默默地盡著一個“女兒”的義務;寒冷的夜晚,困意來襲,可是她們卻還要細心地守護這樣一個病人,怕他凍著怕他餓著……


幾天的相處,這個失能的老人也深深地感動了,他哽咽地嘟嚕著嘴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只能“嗯嗯……”地對著這些年輕的姑娘們給她們豎起大拇指……


我們看到了她們奮戰在抗疫一線緊張忙碌的身影,卻沒有看到她們背后的辛酸;我們看到她們剛強的身影,卻沒有看到她們連續工作一個多月不能回家,對著手機里寶寶的照片悄悄地抹淚;我們看到她們義無反顧地逆向而行,卻沒有看到她們親眼目睹身邊的戰友被感染后時,心底的那份擔憂……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