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抗疫專題 >>抗疫作品 >> 我與新冠病毒搏擊十八天
详细内容

我與新冠病毒搏擊十八天

时间:2020-04-04     作者:鄒守江   阅读


2月1日早上起床后,我感覺整個人一點兒精神都沒有,渾身無力,不想說話,吃早餐也沒有胃口。我以為是前幾天衣服穿的較少,感冒了,隨即吃了兩粒感冒通。一整天就坐在火塘邊烤火,昏昏沉沉,不想動。


傍晚,走路打飄的我堅持慢慢走到距離我家4里遠的村衛生室。村醫凌醫生接診了我,他首先給我測量了體溫,38.5度。接著又詳細詢問了我近段時間的行跡。我告訴凌醫生,自己年前曾與武漢返鄉人員接觸過,年后一直“宅”在家里。接受過抗疫培訓的凌醫生對我說:“根據上級要求,我暫不給你開藥,你明天到鎮衛生院發熱門診做進一步檢查。”


第二天,四肢乏力的我仍強迫自己6點多鐘爬起來,洗漱完畢后,趕赴洛陽衛生院。醫生測量體溫,38.2度。然后,拍片,結果顯示肺部有陰影。根據防疫工作流程,院方迅速安排我住進隔離病房,開始掛藥水。中午,做了核酸檢測。晚上,繼續發燒,37.9度。護士給了一枚退熱栓。使用后,體溫才降到37.2度。


2月3日中午,低燒中的我掛完水后正在刷手機。一個護士匆匆走進病房神情嚴肅地對我說:“收拾好隨身物品,準備去隨州。”核酸檢查結果出來了——我中“槍”了。我的頭“轟”的一聲懵了。萬萬沒想到,這萬惡的新冠病毒竟找上了我,我的心情一下子降到了冰點。


在緊張焦慮中,我惶然不知所措,等到了下午3點多鐘,我被救護車送到了曾都醫院,住進外科大樓里的隔離病房。從此,我也有了一個新身份——5病室21床。


在病室里,主治醫生向我詢問了目前身體有哪些不適癥狀并測量了體溫,38.1度。隨后醫生又幫我做了CT檢查,顯示肺部有玻璃樣的病變。她安慰我,不要著急,病變面積不是很大,不是很嚴重。


既來之,卻不能安之。夜間,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心中忐忑不安。每個消極的念頭,都像盤旋的鳥,久久縈繞在心頭。家人怎么辦?能不能治愈?會不會留下后遺癥?有生以來,我第一次感受到病魔的恐怖。直到天快亮時,我才迷迷糊糊地睡著。


早上6點鐘,護士叫醒了我,測量體溫37.9度,還是發熱。上午八點,我開始接受治療:口服阿多比爾和蓮花清瘟膠囊,一天三次;每天上午掛滿滿5大瓶水,直到中午12點多鐘才能掛完;早晚各做霧化一次。其余時間,休息,靜養。偶爾也和同病室的病友聊聊天,互相加油打氣。連續幾天,都是如此。


在此期間,最辛苦的,是醫護人員。她們為了我們的康復,默默堅守工作崗位,日夜奮戰在臨床第一線,守護著我們的生命安全。主治醫生每天查房兩次,逐個病床了解情況,為了不使我們有心理壓力,還會對每個病人開導鼓勵。病房里只要她的聲音響起,我們的心里就會輕松不少,感覺康復有希望,抗疫有信心。護士們也是“蠻拼”的。在這個封閉的空間里,她們穿著厚厚的防護服,戴著護目鏡和面罩,來回穿梭,給我們測體溫,量血壓,查血氧飽和度,輸液,消毒,送飯,忙個不停。為了節約醫用物資,她們進入病區后,就是7小時連軸轉,幾乎一整天不進食、喝水、入廁。上完班后的她們,衣服全部被汗水濕透,但毫無怨言。我們雖然看不清她們溫柔的面孔,卻看見了她們善良的心靈。


說來也神奇,第四天早上起床后,護士測量我的體溫,36.8度——不發熱了。接下來兩天,體溫始終保持在37度以下,我那顆懸著的心終于落地。可在10日復查CT后,結果卻顯示病灶在擴大。我又緊張起來,內心又一次陷入了恐慌。治療好幾天了,怎么病情又惡化了呢?主治醫生笑著解釋道,新冠肺炎也有一個發展的過程,病情惡化是正常現象,不要想得太多。“吃好,睡好,心態好,治療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醫生的話宛如春天里的最強音,回蕩在我們心頭,讓我們信心大增。


這些日子也收獲了很多感動。手機里充滿了慰問的信息,關心詢問的電話也一個接一個。有家人,親戚,朋友,還有村里的父老鄉親們。他們暖心的話語,讓我感受到滿滿的深情和厚意。生病了,我是不幸的。被愛,我是幸福的。


吃藥,打針,不知不覺日歷已經翻到了14日。這天上午我又做了CT檢查,結果顯示病灶明顯縮小,恢復良好。下午,做核酸檢測,結果呈陰性。醫生告訴我,過幾天,再做一次核酸檢測,如果沒問題,就可以出院了。她的話讓我更加振奮,病魔其實都是紙老虎,沒有什么可怕,我可以打敗它的。兩天后,我再次做了核酸檢測,結果仍呈陰性。醫生晚上微信告知:“結合你的臨床癥狀,并經過醫院專家組的評估,確實符合出院標準。這兩天辦理好出院手續后,你可以出院。”我終于打敗了新冠病毒。喜不自禁的我立馬將這個好消息轉發至親友群,他們也為我高興萬分。


2月18日上午,沒有了往常的掛水,剛剛吃完中餐,一個護士走進病房告訴我:“21床,恭喜你準備出院。”隨即拿出幾份文件讓我一一簽字后,帶我離開了病房。


走出曾都醫院的大門,看到久違的陽光,心情特別激動,突然感到天是格外藍,空氣是格外的新鮮。我在心里默默地說——活著,真好!借此機會,我真心感謝曾都醫院醫務人員的精心治療,感謝偉大祖國的免費醫治,感謝親朋好友和父老鄉親的關心、鼓勵。在生命的寒冬里,是你們讓我看到了春天的希望和陽光。


待到春暖花開,隔離期滿,如果條件符合,我愿意捐獻自己的血漿,幫助更多的重癥患者走出陰霾。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