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抗疫專題 >>抗疫作品 >> 王大春抗疫隨筆:是誰在唱歌
详细内容

王大春抗疫隨筆:是誰在唱歌

时间:2020-04-04     作者:王大春   阅读


是誰在唱歌

王大春


有人在對面樓里唱歌。


是下午,歌聲突然地響起來。一個男聲。開始,我以為是哪家的電視機或是手機里傳出的聲音。聽著聽著,一聲高一聲低,一聲扯長的,一聲拉短的,明顯是哪家的人在唱。我站在自家的后陽臺上,循著聲音挨家挨戶地找。一扇扇窗戶和一個個陽臺去找。都是,又都不是。家家都長得一個樣,看不出哪家有人,窗戶玻璃有些模糊不清。但我鎖定了六號樓,對著我家樓后面的一棟,二單元。兩樓相距,差不多十幾二十米吧。


目標縮小,就好找了很多。從下往上,逐層找。終于,我看見是九樓一家的男人,站在陽臺上,引吭高歌,手里打著拍子,身形舒展、挺拔,像費玉清樣,頭微抬,眼神往上呈45度角,投入又深情,一個人的演唱會的樣子。想來,他應該也是因為疫情,在家憋得太久,不能出門,只好站在陽臺上一展歌喉,來抒發情緒。


從《跑馬溜溜的山上》《我愛五指山,我愛萬泉河》《暗香》《無所謂》,到《北國之春》《軍港之夜》《大約在冬季》《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他的歌聲或深情、昂揚,或低沉、委婉,他不是一個個地唱,串燒那種,唱幾句一個變調,一溜趟串下來,倒也聽不出怪誕和荒唐,倒是順溜、自然得很。唱到我比較熟悉的歌,引起我的共鳴,也不由跟著哼哼幾句。


歌聲高低錯落,一會兒楊宏基,一會兒蔣大為,一會兒又是齊秦、孫楠什么的,聽得出來,有一定的功底,是個積極的文藝愛好者。


我打開窗,一股冷風吹進來,歌聲更加嘹亮了些:“明天你是否會想起,誰給你寫的日記”,這一會兒,唱的是《同桌的你》。顯然,這是個中年人,可能是個與我差不多年齡的人,從他唱的歌里面,可以聽出,都是我們這個年齡的人耳熟能詳的歌。曾幾何時,大街小巷到處都飄蕩著這些歌曲,由不得你不聽,由不得你不會哼哼幾句。這時候,他的十一樓的鄰居也打開了窗,是個女人,穿著居家的睡衣,花花綠綠的,頭探出來,發型有些亂,往下面瞅,估計是什么也沒看到,就站在那兒聽,有些入神。隔一會兒,她似乎也看見了我,伸出手搖了搖,捋了下頭發,好像還在笑。我有點不好意思,像是個被人發現的偷窺者,臉有點燙,順勢側身靠在墻上,想把自己隱藏起來。


歌聲還在繼續,是李春波的《一封家書》:“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好嗎,我在家里挺好的,爸爸媽媽你們不要害怕,等疫情結束我回去看您,原諒你不孝的兒子吧……”男人的聲音突然低沉下來,好像夾帶著哭聲。他的驕傲的揚起45度角的頭緩緩垂下來,慢慢蹲下身,縮成一團。他伸出雙手,把自己抱住,頭緊緊地伏在腿上,好像是睡著了……


他的聲音消失了。風嗚嗚響,從江面上吹來,一陣陣地,越來越大;我摸了一把臉,濕濕的,我又揩了一把,順著墻出溜下來,像那個唱歌的男人一樣,把自己緊緊地抱住。


又有歌聲響起來了,聲調拖得長長的,不知道是不是他,我不太確定。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同乐城官网t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