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抗疫專題 >>觀點評論 >> 問責追責是對逝者最好的悼念
详细内容

問責追責是對逝者最好的悼念

时间:2020-04-04     作者:一家觀點   阅读


為表達全國各族人民對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斗爭犧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國務院昨天(4月3日)發布公告,決定2020年今天(4月4日)舉行全國性哀悼活動。在此期間,全國和駐外使領館下半旗志哀,全國停止公共娛樂活動。4月4日10時起,全國人民默哀3分鐘,汽車、火車、艦船鳴笛,防空警報鳴響。


這場瘟疫突然襲來,猶如被打開的潘多拉魔盒,籠罩在整個武漢的上空整個中國的上空整個世界的上空,這是人類歷史上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場瘟疫,必將改變數十億人的生活軌跡乃至地緣政治格局。如今,雖然中國已經風平浪靜,但瘟疫依然在世界每個角落肆虐,所到之處,無不讓人揪心悲痛。數萬人的生命戛然而止,成千上萬的家庭因此破碎;上百萬人被病毒感染,許多國家許多人民仍在與病毒頑強抗爭。


災難過后哀悼逝者是對逝者的一種告慰,也是對生者的一種警示。這場瘟疫帶來的災難遠未結束,而且更重要的是還沒有對導致這場災禍的原因進行反思,在舉國悼念的時刻,無論是民間和官方都應該一致問責追責。經濟學家華生建議:若最后科學不能認定病毒是從外部傳入,疫情在世界發展的越嚴重,也意味著我們受到道義上的潛在壓力越大,并越可能在國際上面臨更加被動的局面。從現在起,不僅要在對外關系上謹言慎行,且要對外積極幫助其他國家,開展抗疫工作,對內查清早期延誤的主客觀原因、嚴格問責追責。


如果梳理一下各個時間節點,尋找有關部門早期的誤導,總結疫情失控的原因,發起一場舉國同心的問責追責,才是對逝者最好的悼念,對生者最大的安慰。最初隱瞞疫情的不單單是諸如蔡莉這樣的醫院領導,還包括湖北省武漢市的幾級衛生部門以及黨政領導,連那個被輿論推到風口浪尖上的武漢病毒研究所也負有重責,雖然這個病毒所上千人無一人感染,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靈丹妙藥,而是提早知道了疫情提早開始了防備。


早在1月2日上午10點28分,這個所就對全員發出一份題為【重要提醒】關于嚴禁披露武漢不明原因肺炎相關信息的郵件,這份郵件主要透露了三點信息:1、不明原因肺炎已經引發了社會恐慌。2、我們相關工作正在開展。3、衛健委要求,不允許向外界,包括媒體,自媒體,社交媒體,合作的技術公司,公布這次肺炎情況。


眾所周知,1月2日,正是媒體和專家宣稱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控的時候,也是有關部門恐嚇懲處那8個吹哨人的時候,還是百步亭社區熱火朝天籌辦萬家宴的時候,更是武漢人興致勃勃滿大街釆購年貨的時候。如果在這個時候,把疫情真相像告知病毒所一樣告知所有的武漢人,讓所有的武漢人提前防備,把病毒隔離在最小的范圍之內,這場瘟疫還會如此快速地蘿延到全國乃至全世界嗎?成千上萬人還會如此突然地消失嗎?


我們眼目所見,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不是一個一個死去,而是一家一家的死去……瘟疫將一個個溫馨家庭所有的生命全部吞噬!還有什么比這更慘烈,還有什么比這更悲壯!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是麻木、是謊言、是封嘴、是滿屏的404!如果我們不去問責追責,不去揭開疫情爆發的真相,不去傾聽武漢人的哀哭,不去反思這場災難,那么下一次災難,很可能落在每一個人頭上。


有人說李文亮是世界上最好的眼科醫生,短短的時間治愈了億萬雙國人的眼睛。我看未必,這片土地上,選擇閉眼的依然是大多數,然而有誰詰問:是誰讓他這樣的人閉嘴?疫情發生時,我相信遠不止那8個吹哨人知道真相,只是大多數人選擇了沉默。當沉默的人越多,打破沉默就越難!當越來越多的人卷入沉默的漩渦,要從這個漩渦中掙脫出來就越難,付出的代價就越大。


李文亮之死曾觸發民眾的憤怒和悲傷,激起人們對隱瞞疫情的怒火。2月7日中午,經中央批準,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此舉顯然是想抒緩民眾的憤怒,人們因而滿懷期待,期待調查組會盡快給一個滿意的交代。誰想到歷時42天的調查結論,卻是讓人如此失望如此沮喪!


實際上李文亮蒙冤受屈到最后慘死的前因后果,通過媒體深入報道,社會上都很清楚了,所有的細節,都擺在那兒,要調查根本不難。以調查組的級別,也不會有人膽敢抗拒,之所以作出這樣的調查結論,還是跟之前訓誡李文亮一樣,都是奉命行事,讓盤根錯節傲慢的公權認錯糾錯,簡直是難上加難,隱瞞疫情又怎么了?在一切以大局為重的前提下,所有的代價都無足輕重。


撤銷對李文亮的一紙訓誡,本來用不著如此高級別的調查組,一份避重就輕的調查報告,還特別警告為李文亮吶喊的所謂兩股勢力,也就是強硬地告訴世人,李文亮之事到此為止,不許妄議不得喧嘩。不過正如南京大學杜駿飛教授所言:李文亮已經不害怕了,也不需要結論了;其實,我們也不需要結論了,因為我們的心里早已經有結論了。真正需要這個結論的,就是做出這個結論的那些人。   


許多人或許還記得那個在微博上哀哭救助的伯曼兒,繼在微博道歉之后,伯曼兒的道歉視頻也曾放出來。道歉的內容都是新聞中耳熟的語言,病中的伯曼兒一邊念著稿子,一邊看著旁邊顯然有人的提示,只有當她閉上眼睛說話時,所表現出來的屈辱和無助才是最真實的。伯曼兒的微博停更于2月2日,她的生死迄今無人知曉,這就是在瘟疫中許多人真實的悲慘命運。


武漢封城前后,自媒體尚能看到各種各樣呼求哀哭的信息。有的是老人為孩子尋找生機,有的是孩子為父母奔走呼號,有的是醫生心力交萃,有的是火葬場人員的咆哮……呼求哀哭的背后,我們看到生命的脆弱,個體的渺小乃至無助無奈無能無力無望。這僅僅只是慘烈瘟疫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多的悲傷哭泣,隨著時間和不可描述的力量,我們根本無法聽到無法感知。


只有為數不多的逝者被媒體提及,那些確診或沒有確診的逝者究竟有多少,逝者的名字應該在媒體上一一列出來,以告慰這些逝去的生命。許多人迄今連哭泣悲傷的機會都沒有,這段時間許多人前往殯儀館領取親人的骨灰盒,人們默默佇立,沒有表情,沒有哭泣,只有深深的壓抑和悲憤。有人在微博上敘述說:“我是今天上午10點左右到漢口殯儀館的,大門口沿路停著長長的私家車和志愿者車隊,進門安保很嚴,到處是便衣,基本一抬手機想拍照就有人過來制止。”


財新記者當天下午來到現場,見一輛大貨車停在漢口殯儀館靜雅廳西側門口,車上裝載的全是骨灰盒。這個司機在與財新記者的閑聊中,不經意地透露出一些與這場瘟疫死亡人數有關的信息,司機表示他這一車一共裝了2500多個骨灰盒,昨天已經卸過同樣數量的一車了。這只是漢口一家殯儀館的現場,武漢全市有7家這樣的殯儀館,都在力爭清明節前發完所有存放的骨灰盒。


每個骨灰盒都代表著一個破碎的家庭,這不是曾經每天更新的名單上冰冷的數字,而是一個個原本溫馨的家庭。當大災大難來臨時,能保住生命安全的不是金錢,地位,權力,而是敏銳的嗅覺,提前預知風險,提前做好防備,而暢通真實的信息,免于恐懼的言論是前提。能夠對抗瘟疫的,是誠實和正直。


在人類漫長的歷史上,災難、恐懼、戰爭才是常態。這個世界維持長達四十年的和平與繁榮,是非常罕見的。一個人的一生中,沒有經歷戰爭,沒有經歷經濟崩潰,沒有經歷社會動蕩,這也是非常罕見的。我們生活在一個看似非常幸運的時代,而我們甚至都沒有意識到這種幸運,也沒有意識到這種幸運是何等地不尋常,又是何等地脆弱。


來源:一家觀點(公眾號)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同乐城官网tlc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